【敦品励学的表率】守家卫国儿女志 携笔从戎显青春

编者按:近年来,我校学生积极响应国家号召投笔从戎,为国家安全、国防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。他们在军营的大熔炉里,用热血与汗水点缀着“铁打的营盘”,用信仰与追求诠释着“过硬的连队”,书写着属于他们的“军旅梦”。今年的征兵工作已经启动,为展示我校学子的军旅生涯,我们对部分退伍学子进行了采访,以期号召更多学子加入军营,接受人生的淬炼。

携笔从戎 不负来时路

——访林学院17级水土保持与荒漠化防治班马伟

2016年的盛夏,马伟和往常一样,悠闲的走在学校的马路上,转角处,安宁区武装部的征兵宣传车引起了他的注意。“我瞬间感觉浑身充满了一股劲,不顾一切的报名,然后体检。”一切来得太快,又仿佛是早就计划好的,此刻的马伟有的只是对军旅生涯的期待。“无论今后的路有多苦,就算跪着也要走完全程。”

“当兵不习武,不算尽义务,武艺练不精,不算合格兵”这一行标语醒目地印在训练场上,时刻激励着身处武警部队的他。训练场没有出血掉肉那不叫训练,器械训练场手臂不起泡是不会停下来,三公里考核不合格,就没有周末休息时间。这是两年以来马伟的切身感受。这样超负荷训练,磨练了他的意志。后来,马伟被调去总部做文书。“在最美的年华来到军旅,把自己献给了火热的军营是我无悔的选择和追求。”马伟自豪的说道。

马伟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去四川某地区防洪救灾。那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山洪咆哮,说内心没有一丝丝恐惧是不可能的,但作为人民子弟兵的他,没有理由退缩,既然身着军装,就要担起这身军装所赋予的责任。他从战友手中接过的第一个灾民是一个小男孩,男孩在他怀中没有了之前的不安与无助,紧贴着他的胸膛,那种心与心的碰撞,让他内心有着说不出的感动。他说:“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救人,努力让人们减少一丝恐惧,多一份安心。”

时光飞逝,退伍场景仍历历在目,卸下军衔的那一刻,他哭了,“那是我第一次哭,平常无论训练有多苦,我都不会掉一滴泪。”但那一次,他深知脱下这身军装后,可能一辈子也穿不回来了,这一刻的他才知道这两年的经历对自己的意义。

看着“躺”在箱子里的军装,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和周边的景象,已是学生的马伟,眼里满是怀念。“部队有句话‘革命军人是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’,我深知作为一名文书首先需要的是细心,在中队党支部的带领下,我圆满的完成了每季度的考核和年终工作总结的材料准备。

在服役期满后,他选择回到大学继续完成学业。他说,重返校园,我会时刻不忘自己曾经是一名军人,把部队的优良传统带到学校,努力学习,退伍不褪色!

巾帼女兵 铿锵玫瑰

——访动物医学院16级公卫2班许媛

剪去了心爱的长发,告别了漂亮的长裙,2015923日晚,带着忐忑的心情,许媛来到了原成都军区某野战旅教导队,开始了她两年又一个月的军旅生涯。

现在的许媛留着齐肩的长发,提起训练及当兵时的细节,这个外表看起来温柔的女孩子眼里满是喜悦。对军人的特殊情结让她在当兵之前便一直严格要求自己,每天晚上都会去操场跑步,并且至少三公里,也因此,在营区的第一次三公里越野中她就成了佼佼者。

“爬战术”是她三个月新兵连训练的一个醒目标签,在潮湿阴冷的环境里,女兵们爬在坑坑洼洼的草丛中,衣服会湿透,全身也都是泥巴,但她说:“军人就是掉皮掉肉不掉队,流血流汗不流泪。”铿锵玫瑰当自强,烈日下站的军姿,紧急集合后在深夜里的奔跑,平均海拔在4300米以上的西藏野外训练,这些高强度的训练,同样是她青春的骄傲。

虽然没有刀光剑影,没有战火硝烟,但“三尺机台”是她履行使命的疆场。下连后许媛被分到了通信连的话务班。忙碌在各种数字之间找规律,不停地记忆密码。夜以继日地学习背诵,补差训练,“零错误”的头衔被她一举拿下。“是很累,但我知道有舍才有得,这是我选择的道路,我必将拼尽全力,即使哭着也要坚定走完!”是的,既然选择了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,你的青春别样红!

她说女孩子总是容易委屈难受,但她想家却不恋家。结识很多优秀的战友,是她此行的另一大收获,与战友再次的聚首是永恒的约定。

“无论我今后在哪儿,我都会像一名战士一样去奋斗,去拼搏,舞台虽然不同,本色却永不会改变!”许媛坚定地说道。退伍回到学校后,她决定考研继续学习深造。她想对学弟学妹们说:不畏惧流言,做自己的英雄,成为自己平淡岁月里的星辰。

追求的梦 不息的心

 ——访机电工程学院16级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班姜金宝

20159月,姜金宝怀揣着对未知军队生活的向往与憧憬,踏上了前往新疆乌鲁木齐的征途。下车后,拖着大包小包的姜金宝站好队列,接受领导干部的选拔。

“他就是我的偶像,是我最感激的人。”这个人就是姜金宝的排长。排长一次次精神上的鼓舞,物质上的帮助,严格的训练要求,让姜金宝成功地完成从一名青年学子到合格军人的转变。

新兵连里摸爬滚打的训练在下连队前的最后一场考验——“冬季大练兵”中落下帷幕。持续七天的500公里武装拉练中,他们翻越了一座又一座高山,在偏僻的山坳里自己动手生火做饭,也会在寒风萧瑟的道路上吃“自热食品”。

作为一名武警,他执行的是长途武装押运的任务,其中有两次任务途经兰州,“当时就有种‘三过家门而不入的’感觉,我们的车在学校门前的马路上驶过,心中莫名雀跃,却无能为力,”姜金宝至今记忆犹新。

在代表中队参加团里队列会操比赛时,他获得了一等奖。“回去后班长为了庆祝,做了满满一桌饭菜,并且每个人的座位上都放着一颗大苹果,这是那时候最大的荣誉与肯定,别提有多高兴了。”

在入伍到退伍这段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的时间里,姜金宝有过失落,也有高兴。失落在独自前往气候恶劣的北疆;失落在一个多情的夜晚里心中突然跃出的思念;失落在战友送别“驼铃”响起时憋红的眼眶;失落在手臂上的臂章被卸下时的大脑空白。高兴在拥有个性的排长、班长和战友;高兴在参加比赛获得团里第一;高兴在退伍回校以后老师和同学的接纳与理解;高兴在退伍后还与战友们保持着联系,保留着军队的生活习惯。

“好多同学都有过犹豫,当兵与否、考研与否,其实是否能真正的穿上军装走进军营并不是最重要的,最主要的是思想观念上的转变,格局意识上的转变。” 姜金宝说。人生长途漫漫,不可能每一步都走得那么完美,摔上几跤,走几段弯路,这并非坏事,至少让我们品尝了挫败,增添了阅历,让我们的人生多姿多彩,有梦想就去实现才是真正强大的人。姜金宝坚定地说:“或许等你走过终点时才会明白,一路平坦却少了风景,没有转折也多了平淡。只要经历了,尝试了,走过了,我们赢得的,就是一个全新的自己!

那是我“橄榄绿”的信仰

——访林学院17级水土保持与荒漠化防治班王潇

青年强则国强,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,而全在我青年。王潇正是怀着这样一颗“此身长在,亦为报国”的赤子之心毅然决然地踏入了军营,开始了他为期两年的军旅生活。

两年的时间,从初入军营的懵懵懂懂到成为意志融入钢铁的男子汉,王潇体验了同龄的大学生羡慕的那种青春年华。“刚到部队就听说,军营是个大熔炉、大学校,只有亲身体验过才会懂痛并幸福的感觉。”在这期间,他并没有停下学习的步伐,学到了一些东西,比如办事效率、工作标准、体能技能。正是这两年的军旅生涯,让王潇清楚的认识到自己身上的担子,锻炼了他敢于承担责任,不惧艰难险阻的勇敢的心。“两年的军旅生涯让我学会了时刻以一名军人的标准要求自己,昂首挺胸,自信自强;同时也让我对以后的道路有了更明确的规划和认识。”

投弹练习是必不可少的训练项目之一。就在2016年二月的一次投弹演习中,发生了一些事故……,“当听到‘敬礼!’的口令时,我强烈感受到了作为一名军人的使命。”

部队的所有经历一次次磨练着他的意志,也让他痛并快乐地收获与成长。在部队里压力大时,有会晚上做梦会梦到家人、朋友,甚至直到第二天醒来梦依旧是那么真实。但日常班长战友的关心和照料,让他体会到了部队大家庭的温暖。一次去大理的外训中,他在火车上见到了洱海,王潇满怀欣喜地告诉记者:“很美,真的很美!”苍山雪,洱海月,洱海月照苍山雪,苍山雪映王潇心。

岁月不居,时节如流,军旅生涯说短不短,说长也不长,但是在部队的两年生活,对他的影响和改变却非同凡响。学会了以前所不熟悉的军事知识与技能,但更多的是对于性格的“重塑”。这个征兵季,王潇希望“学弟学妹们能综合考虑,不怨选择,不惧未来。”须记得,我辈之青年必有“金瓯已缺总须补,为国牺牲敢惜身”的铮铮傲骨。


记者手记:几许报国心,拳拳为民终不悔;数年军旅涯,点点入梦常相思。沉着、冷静、处变不惊,是你们的气度;服从、执行、军令如山,是作为一名军人该有的深度;坚毅、割舍、守望相助,是不同于常人的风度。从最初的体测一千米不合格坚持到军营的五千米一万米合格;当手握钢枪站到营门口大街上,站到人民需要的地方守卫着的时候;当走在国界线上,站在祖国界碑旁边的时候;当看过了大漠孤烟、守护了苍山林海、踏遍了雪域高原的时候,才会更加明白军人真正的含义。